米趣小说网

第613章番外【李】

小说:金主在上:亿万契约新娘 作者:空空如冶 更新时间:2018-09-16 16:55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轩辕晔的子越来越冷,脾气也越来越怪异,而她与轩辕晔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……
  一转眼,已经四十多年过去了,她还活着,可是轩辕晔就快死了,连最后一丝母子份也要消失了。ww书·kanshu·所以,继位,才是最好的选择,希望轩辕通灵有自知之明,到时莫要胡缠不休。
  正自转念间,一个小太监从外头走了进来,附在祥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,祥面色微微一变,低声道:“确定吗?”
  “应该不会错,好几个都瞧见廉亲王和十四皇子他们离开,因为没有十三爷的话,所以不敢阻拦。”小太监仔细回着。
  祥略思了一会儿,走到长孙晏离榻前,低声道:“皇上,八哥和十四弟他们已经出宫了。”
  众人不解地看着祥,长孙晏离已经成这副模样了,如何能听得到他说话,然下一刻,所有人都像见了鬼一样,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  随着祥话音的落下,本该将死的长孙晏离竟然睁开眼来,继而侧坐起,犹如没事人一般,问道:“被老八他们察觉了?”
  “应该是。”众人之中唯独祥毫无惊色。
  “可惜了。”长孙晏离轻叹了口气,可惜什么他没有说,祥却是明白的,这一次确实是可惜了。
  “老四,你……”太后目瞪口呆地打量着恍如没事人一般的长孙晏离,一时半会儿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。
  长孙晏离起淡然道:“让皇额娘受惊了,儿臣没事。”
  “你……真的没事?可是灯会那哀家明明看到你流了许多血。”骤然看到长孙晏离好端端在自己眼前,太后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。
  长孙晏离摸了摸还裹着纱布的额头道:“是,儿臣当是受了伤,却没有严重到危及命的地步。”
  “既然如此,那为何要故意装成伤重的样子?”太后问出了众人心**同的疑问。
  长孙晏离没有回答,倒是祥道:“皇上认为灯台上的事是有人故意加害,所以决定将计就计,来一个引蛇出洞。”
  太后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联想到祥刚才的话,隐约明白了什么,同时有一种止不住的骇意在四肢百骸扩散,令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不安之中。
  “皇帝……”她刚想说什么,长孙晏离已是道:“皇额娘也累了,早些回去歇息吧,朕晚些再去给皇额娘请安。”说罢不顾太后的拒绝,命宫人将其送回慈宁宫,随后又命除了芮盈与祥之外的所有人都退下。
  柳莺莺等人虽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但看到长孙晏离平安无事已经足够了,至少他们知道,后宫与前朝皆不会变天了,至于他们也可以继续过着原有的生活。
  在养心重归平静后,长孙晏离看向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芮盈,轻笑道:“怎么,朕醒了你不高兴吗?”
  芮盈连忙摇头,目光始终未离长孙晏离左右,既有欢喜又有害怕,她害怕这是一场梦,梦醒之后,现实依然残酷的让她崩溃。
  “皇上,真的是你吗?你好好的活着?”许久,芮盈终于鼓起勇气问出心中的话,同时手颤抖地伸出去,想要感觉长孙晏离的真实。
  “是,朕活着,朕没有死!”长孙晏离一把握住她犹豫不前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,“感觉到了吗?”
  指下的肌肤是暖的,像记忆中一样温暖,这一刻,芮盈终于放下了心,冲到长孙晏离怀里,紧紧抱住他,放声大哭。
  慕妃会误会芮盈铁石心肠,长孙晏离却不会,没人比他更清楚芮盈这几是怎样过来的,她一直守在自己榻边,一步不离。
  不哭,不是因为不伤心,而是因为害怕,害怕眼泪,害怕失去。
  长孙晏离没有说什么,只是任由芮盈哭着,他知道芮盈憋得太久太痛,需要一个机会好好发泄一番。
  在哭过后,芮盈也知道事的前因后果。原来那长孙晏离在点九莲宝灯被突然冒出来的大火吞噬进去时,第一时间想到了空心的灯台下面可以躲避,千钧一发间,他用尽全力将脚下的木板踏破,掉落到灯台下面,没有了持续的烈炎,上那些余火很快就被扑灭,不过他在掉下来的时候,磕到了头,流了不少血。
 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令长孙晏离心生警惕,认为是有人故意在九莲宝灯中动了手脚,想要加害于他,所以他在出了灯台后并没有立刻现。恰好这个时候,祥寻过来发现了他,祥心中对这场大火同样有怀疑,所以两人一合计后,决定演出好戏,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想对长孙晏离不利。
  之后的事就如芮盈看到的那样,故意装作伤重的样子,为了演得bī)真,长孙晏离还故意将头上的伤口弄大,流出更多的血,使得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。其实不过是皮外伤罢了,看着吓人,其实没什么大碍。
  而齐太医等人,在第一次诊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长孙晏离无事,所谓伤重不治的话,皆是出自长孙晏离授意。为了保证这件事不被泄露,所有太医都被勒令留在了宫中,不许出去。
  这几天来,长孙晏离意识一直是清醒的,能感觉到和听到边的一切,但为了计划,他不得不装成昏迷不醒的样子,只将一切事交给祥处li。
  果然,在他传出伤重不治的消息后,他们就开始按捺不住动了起来,先是故意将他受伤将死的消息散布出来,弄得整个京城人心惶惶,紧接着就开始四处拉拢大臣,结党营私,后来更是怂恿太后将给放了出来。
  如此一来,曾经在康熙朝搅起无数风浪的八皇子**就全齐了,而长孙晏离也几可肯定,上元节的灯会是他们做的手脚,一切都是为了那张龙椅。
  是想与以前一样,扶登上皇位,只是自己膝下有儿子,按理不应轮到,所以他断定一定会在自己“死”的时候动手。
  所以,他让祥在暗中安排布防,除了加强皇宫的守备之外,丰台大营的人也被抽掉了一半进京,因为乔装打扮的缘故,所以除了具体负责的祥之外,没人知晓这件事。
  所有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,就等着他们今自投罗网,却没想到竟然瞧出了端倪,在最后一刻果断退走,令长孙晏离布下的局,未能竟全功,实在可惜。
  “朕倒是没想到,满朝文武之中居然会有这么多人与勾结。”在说这句话时,长孙晏离眸中透着失望的冷意,“从先帝到朕,说过多少次不许结党营私,可是那些官员总是当作耳旁风,听过便忘。”
  “审时度势是每个人的本能,倒也不能将他们一概否定了,何况张廷玉、鄂尔泰等人皆对皇上忠心耿耿,任如何花言巧语也未曾动摇。”祥唯恐长孙晏离一怒之下罪责百官,是以言语间多有替他们开脱之意。
  他这点心思又岂能瞒得过长孙晏离,摆手道:“你不必多说,此事朕心里有数。”
  “是。”祥答应一声后又道:“皇上,还有一件事,是关于隆科多的。”
  “他怎么了?”因为长孙晏离这些子一直装昏迷,祥又不便当着芮盈与轩辕通灵的面与他说话,所以长孙晏离如今所知的,全部是事前做出的猜测,对于真正发生在其中的事,并不清楚。
  当祥将隆科多与勾结,私动步兵衙门的人**九门时,长孙晏离恨恨一掌拍在榻上,厉声道:“他这是在找死!”
  长孙晏离几乎将一伙人的打算全给算尽了,唯独没算到一直尊敬有加的舅舅竟然会背叛自己,他自问登基以来从不曾亏待过隆科多,何以他要这样迫不及待地在自己背后捅刀子,连张廷玉这个汉官都不如。
  祥在一旁默然不语,隆科多的背叛确实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食君之之禄,却不忠君之事,难怪长孙晏离如此生气。
  略静了片刻,祥问道:“皇上,那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及时退走,也就让他们没了证据证明他有谋反意图,若此时不顾一切将他们抓起来,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就会反过来指责长孙晏离的不是,甚至给他扣上一个残害手足,暴虐成的帽子;可是不将他们抓起来,又怕养虎为患。
  事实已经证明,并没有安份守已,而是时时刻刻盯着皇位,这样的人是最危险的,留不得。
  长孙晏离抚一抚额,忍着阵阵袭来的晕眩之意,他从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,既然已经清楚暴露了他的野心,那么就万万留不得。他曾答应过父皇非万不得已不会伤害兄弟命,但他更答应过皇阿玛会好好守住大清江山,不让任何人动摇了去。
  眼下麻烦的是,他该以什么理由去除,即使他为皇帝,也不能无缘无故去处死圈一个人,必要有理有据。
  许久,长孙晏离趁着晕眩暂止的空隙道:“**要除,但现在还不行,朕需要寻一个更好的契机。祥,从现在起,你派人牢牢盯住等人,他们有任何异动都要即时回禀。”
  “臣遵旨。”听得长孙晏离这么说,祥暗自松了一口气,他刚才真怕长孙晏离盛怒之下,会不顾一切对动手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起名网名字测试 强生赔偿141亿元| 恒丰原董事判死缓| [岛叔说]“万物皆可杠”?这病得治| 刘强东成立新公司| 油价第五次下调| 山东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减刑出狱,家属回应:他状态还不错| 最安全国家排行榜| 28岁春晚一夜爆红,“不差钱”的小沈阳,11年后只想活给自己看| 菲警察被公鸡杀死| [岛叔说]“万物皆可杠”?这病得治| 国内首部聚焦女性的独白剧《听见她说》,说出了广大女性的焦虑| 蚂蚁启动退款程序| 70岁以上老人可考驾照了!驾校:有八旬老人咨询报名| 金子涵人设疑崩塌?对丝袜奇妙理解言论被扒,和如今乖乖女形象反差| 《狼殿下》播出对肖战是重大利好,重回巅峰指日可待| 消失小灵猫现浙江| 别骂张一山了,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!| 金子涵人设疑崩塌?对丝袜奇妙理解言论被扒,和如今乖乖女形象反差| 五眼联盟,小心被戳……| 蚂蚁启动退款程序| 舞台上的四季流转,芳华里的春艳绽放丨「倾听」锡剧名家季春艳| 五眼联盟,小心被戳……| 王思聪街头做炒饭| 白宫内鬼现身了| 别骂张一山了,他的牺牲救了9条命!| 最无奈的是,被偷走的人生终究还是无人买单|